玄翳月

您安! 我是玄翳月、可以叫我阿月! 取自史向女神蔡琰诗句“玄云合兮翳月星”。是蔡琰吹啦。
灵感一来就会写东西!!向欧式长句努力学习中——。
封面图是好友给的手写,头像是HP二次元手书的苏珊.彭斯小姐!
呼呼、混圈很杂喔? 三国衍生的国漫、HP、暗杀、永七,主要是这几个啦,凹凸看时间回去!
是语c选手! 混迹名朋,请和我玩!💞

“暗恋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喔。”

*学院pa。
*主流是凯艾!
*ooc!!日常写东西不知所云(。)字数3k
*请当他们是一个年龄的!!(…)

_“月亮为了被人们看见,口是心非借着太阳的光芒。”
_“人们为了感谢月亮的光,编造出了中秋的神话。”

埃米觉得他姐姐最近有点奇怪。

比如会在一节体育课的大汗淋漓之后悄悄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塞进嘴里,要知道她可是一直喜欢喝苦瓜奶茶的人,吃不惯糖果这种甜甜的东西。

所以过不了几分钟就表情扭曲地吐出来了。

即使习性根本没有什么改变,但埃米觉得这种事情一定有蹊跷,他应该为自己姐姐的身心健康着想。

于是在仰卧起坐的测试结束后,他眼尖地看着艾比从衣袋里找出了一块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糖纸即将落地的一刹那,他伸手一捞把糖纸握在了手里。

捕捉到他动作的艾比挑眉看了他一眼,估计是因为含着糖不好讲话。

“老姐、我一会儿帮你把糖纸丢到垃圾桶里去。”埃米挠着头若无其事地笑了两声,借着从叶缝筛下的光线,侧眸看着手心里那块摊开的糖纸。很普通的草莓味硬糖…?好像还是有同种包装的棒棒糖的那种。不对,任何糖果出现在自家老姐的手里都是不普通的。难道是哪个男生送给她的?埃米恨不得拿个放大镜凑上去看上面有没有留下来的指纹什么的。等他准备去问艾比的时候,发现垫子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估计又是找地方去把糖吐掉了。埃米耸了耸肩,转身去登记他俩的成绩。

今天负责登分的是凯莉,她坐在一旁的台阶上快速地在登分册上写着数字,时不时还在分数旁边打一个惊叹号来体现对方的不合格。没上四十四就不合格、这是老师给的标准。阳光给高大建筑物剪下暗色的阴影,使得凯莉手里捏着的塑料棒特别明显,看来也是在吃糖了。埃米琢磨着要不要给自家老姐多报几个,一边走了过去。察觉到有人靠近,凯莉懒懒地抬了抬眸子,不耐烦地问道:“几个?”

“我五十一,艾比四十…”埃米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见凯莉的指尖拈着一片粉红色的糖纸。

凯莉一抬头就看见埃米一副想要把眼珠子黏上来的样子,强忍住把登分册拍到他头上的冲动,右手那种塑料棒松开牙关拿了出来,眯着眸子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埃米慌乱地摇了摇头。天呐、凯莉手里的糖纸和他刚刚从艾比拿来的一模一样??完全就是口味一样包装一样只是形状不同的糖果??巧合没这么巧的吧??而且全班好像也只有凯莉一个女孩子疯狂嗜糖……难道糖是凯莉送给老姐的???老姐不是一直看不惯凯莉吗???

凯莉可不知道埃米脑中如此凌乱,她草草扫了一眼登分册,确定没有人漏报之后,啪地一下盖上站起身来:“通知你姐,课外活动到操场练仰卧起坐。”

“哦…等等等等!!!我姐不止四十个!!!”埃米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戛然而止得太不是时候了,冲着凯莉的背影喊道。凯莉大概是没听见,连停都不停就走远了。

…惨了。告诉老姐后她不得骂死我。埃米以手掩面欲哭无泪。

被老师用跳绳捆着手臂强行拉着做了一百二十个仰卧起坐之后,艾比觉得自己现在一踮脚就可以飞起来——头实在是晕晕乎乎的连步伐都有点凌乱,不禁在心里暗暗咒骂那个不帮自己蒙混过关的弟弟,现在她连吃晚饭的力气都没有,只想趴在桌上好好休息一会儿…明天说不定腰又酸得要命。艾比又把咒骂对象转到了体育老师上,朝教学楼走去。

“喂——呆毛小姐。”

艾比看都不看就知道是谁了。会以这种戏谑的语气叫她呆毛小姐的人只有一个、凯莉。更讨厌的是每次和她吵起来都、失、败、了!!艾比对此很生气也不愿承认,撇着头径直走去。

“哟—什么时候这么没礼貌了?”凯莉轻笑一声拦在她面前把手上的塑料袋递给她,“瞧你累得连晚饭都吃不上的样子—。喏,别人拜托我转交给你的,食用愉快♪”

艾比反应过来的时候凯莉已经走远,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了,除了她发尾的香味还留着。凯莉的长发算是打理得很好了,谁都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艾比不自觉地轻嗅了几下,拎着晚饭盒子继续向前走着,一边猜测是谁给自己带的晚饭。

教室的灯已经亮起来了,安迷修坐在位置上看书,显然是吃过晚饭的样子。见艾比进来他立刻回头露出了自以为绅士的笑容:“晚上好,艾比小姐。”

“晚上好啊。”艾比略点了点头毫无形象地瘫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安迷修看着她手里的饭盒迟疑了一下出声问道:“艾比小姐没吃晚饭…?”

“还不是被拖去做仰卧起坐了。”艾比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疲惫地支起上半身,“这么说饭不是你买的咯?”

“不是。”安迷修摇了摇头,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测过身来一本正经地讲着道理,“艾比小姐,虽然晚饭要吃得少但它也是不可或缺的不管多累都应该到食堂去吃饭。带到教室来总是不好的会有味道如果被老师发现就很麻烦balabala……”

艾比的呆毛蔫蔫地垂下自动屏蔽班长的说教,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毛病了,而且也的确不能让老师发现……想着她打开饭盒迅速往嘴里扒饭。安迷修见她丝毫不上心只好住了口闷闷地起身关上后门以防老师突袭,边思考自己为什么仍然不招小姐的喜欢。

埃米进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有了不少人,他十分惊讶地看见自家老姐两腮塞得鼓鼓的像只仓鼠一样,感叹了一下这么可爱不愧是姐姐然后坐到了她旁边:“老姐,你是不是太累才不去食堂的?”

“废话。”艾比咽下一片苦瓜从嘴里含糊地挤出几个字附带了一个白眼,直到她彻底清空面前的饭盒才意识到自家老弟还说明了别的事情。

“饭也不是你买的??”艾比震惊了,她觉得最可能的人选是埃米。

“不是。”埃米看着她这么大的反应觉得自己干了什么错事,他光顾着和卡米尔打乒乓球的确没有想到给她带饭。埃米赶紧双手合十低头道歉:“对不起老姐我下次会注意的!!”

艾比随手把餐盒叠起来往垃圾袋里一扔,没什么心思去听埃米在讲什么,垂着眸子出神。

大半个班都问过了…。还有谁会这么好心的?艾比双手捧着脸陷入沉思。难道就是凯莉??算了吧,那个家伙才没有这么关心别人,不下毒就不错了。她低头翻开作业本,打算忘了这件事之后再说。

凯莉是和着晚自习的铃声走进来的,她的长发携着清冷的夜风席卷进温暖的教室,使得旁人不得不注意到她。但凯莉只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了艾比斜对角的位置上——除却她嘴角露出的塑料棒的话。

同样注意到凯莉的艾比突然有一种上去拉着她问是不是她买的饭的冲动。虽然艾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纠结一顿饭这么久。她从抽屉里找出了便签,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拿起笔开始写字。

_那个…饭是不是你给我买的?

凯莉埋头打量着面前的语文作业,突然后背被戳了一下。她撇撇嘴沉着脸回过头去,后桌的安莉洁眨巴眨巴眼睛,递给她一张便签。

替老师收惯了作业的凯莉一眼看出这是艾比的字,挑了挑左眉琢磨这丫头想干嘛,信手提笔回了句话。

_传张纸条过来就想问这个?你——好闲喔。

…。艾比料到是这种回答,把便签扔到了垃圾袋里,自顾自咬着笔的末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凯莉看似无意地收回向后的目光,转而端详白纸上阅读题的一句话。

艾比又收到了凯莉的另一张纸条。她低头看了看面前的阅读理解,呆毛圈成了问号的形状。

_“月亮为了被人们看见,口是心非借着太阳的光芒。”

这个魔女太粗心了,还漏了一句话。艾比完全没有在意她想表达什么,撇了撇嘴低头补了上去传回给凯莉。

_“人们为了感谢月亮的光,编造出了中秋的神话。”

埃米全程伸长着脖子偷看两个女孩子的传话记录,联系一下最近不对的事情…看着艾比完全没有意识到得重新写起作业,他忍不住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

老姐啊你是装的还是真的???

——
埃米课间普及时间。
埃米:凯莉传来的那一句话完全可以解释老姐开始吃糖的诡异行为!…疼疼疼老姐你承认吧你就是喜欢凯莉!!哎哟!
艾比:💢你话好多!!
埃米:咳咳…老姐傻傻地补上去的那句话其实就是凯莉给她带饭的原因。老姐你这都没有意识到真的超迟钝!……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
艾比:///要你管!!!
凯莉:……叫这么大声,你们是猪吗?

——
如果还没看懂的话就再解释一遍!!
艾比其实喜欢着凯莉,唯一的表现就是她开始吃凯莉喜欢的糖,尽管不喜欢糖的味道,所以是口是心非。凯莉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了让艾比知道就帮她带了饭,也是编造了一个借口,顺便还把那句话抄了过去。
话其实是我自己编的看不懂很正常(…)
希望食用愉快☆
没写过甜文已经不知道效果了q.←

评论(4)

热度(37)